天亮了,不情願地起了身,隨手拾起浴巾和盥洗用品去淋個澡
冰箱裡會有我前一天在超市買好的黑咖啡、接著下樓抽根菸,一天才算開始。

偶爾我吃鬆餅當早餐,當然也是前一天晚上煎好的,直接取得早餐是難以言喻的幸福,雖然也是自己製造的浪漫。
依著天氣和心情不同,我會踏著腳踏車上學,或是走半小時悠哉地前往學校。
每天的流程幾乎是固定的,畢竟這是在快速流動的東京裡少數我還能掌握的事了。

離家不遠處,有三間我常去的咖啡店、
一間播著西洋老情歌,一間則是爵士樂,而另一間、沒有吸菸席。
會遇見的族群雖然不同,但其實並不重要,因為我活的世界大概只有我,和那天想看的那本書。
固然東京是個外表很華麗的城市,事實上某部分它的確是,但之於我,倒是挺單純的。
看書、隨路拍點照,參加一些小活動,正式成為浮游
當然偶爾還是會喝個爛醉,拖著沉重的身體再面對下一個明天、簡單構成的生活唯一的好處
就是不容易膩。

但久而久之,東京像是一座島,而我是被困在這裡的人。
即使遠方尚有想再見的人,我卻寸步也無法前去、和那些人們也許擁有同一道月光吧,

卻呼吸著截然不同的空氣。突然才知道距離是很殘忍,但很有原則的

通訊軟體成了幾乎唯一的橋樑,當然也試過寫信,不過人與人之間畢竟是沒有線綁著的,一方先放手了,另一方只有選擇墮落或是裝作若無其事地,繼續生活。

另一個渾沌的我,就住在對街的轉角,偶爾也會不期而遇
倒也不排斥,有時看出去的世界是如此灰白,運行在軌道上的一切都渴望失速,
但誰也沒勇氣打破規範、我想誰都是吧,有著類似的掙扎。
想朝著未來邁進,但自我的本源又在後頭,所以有時候
我就這樣卡在原地了。

在本子上記下超市的折扣日,或是旁邊藥妝店的優惠日,意外成了我生活中的某種樂趣
或者說是斷點。對了、開信箱也是,收到朋友或家人偶爾的來信,都讓我雀躍
雖然絕大多數都只是廣告傳單,收也收不完。

一天又要這樣過去了,寒風吹得我只想趕緊窩進我兩坪大的小房間,
黃昏的迷離感,在瞬間,總讓我覺得明天是有機會美好的
那種不明不白的光,映在咖啡店的落地窗。

 

隨著這般夕暮,我說我到家啦,我們再見了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豬蛇piggy 的頭像
豬蛇piggy

PIGGYYANG

豬蛇pigg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